為諸夏基督徒正義的見證 二

教會的墮落

作者:joanna

望一望我們四周,我們會對我們持續地觀察到的事感到恐懼。

在這片被叫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上,敬拜上帝的教會,並沒有做它們應該去做的事。

那些正義的人被嘲笑,而邪惡的人總是在試圖掩蓋別人的苦難;

那些受難的人被隱藏起來,而輕浮的人總是在渲染他們的快樂;

那些被奴役的人被忽視,而不仁的人總是在論證他們所受苦難的正義性;

那些有信仰的人被孤立,而事實上的背教者卻總是在指摘他們的錯誤。

對於邪惡的抵抗在被污衊,而真正的邪惡卻總是在隱藏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因為他們都裝作看不到它們,以免自己真正面對那些困難的試探;

對邪惡的憤怒在被污衊,而真正的受害者被勸說白白地接受所有苦難,因為他們如果不接受的話,他們會被威脅因他們的血氣之罪而下地獄;

正義的行為在被指控,而真正的痛苦卻被荒誕地描寫成一種財富,因為根據福音書所言,那些無條件忍受苦難的人,會因他們在不義之人腳下痛苦萬分的死而無條件地升入天堂。

那些最不虔誠的人們被宣稱為虔誠的,而那些有真正仁慈之心的人們卻被宣稱為不潔的,因為根據福音書所言,上帝會懲罰那些知曉他卻仍然違背他的律法的人們。

那些總是在證明自己正確的教會總是說他們是基督徒,但是最終,他們卻變成了法利賽人。他們總是在區分屬世的和屬靈的事務,但是最終,他們卻在這個本該是由上帝的僕人帶領的羔羊的世界上,創造了一個邪惡的歌利亞。

這些教會簡單地宣稱耶穌已經為所有人的罪付了贖金,所以現在所有人都在為上帝所愛 — — 即使是惡人。他們不敢承認現實 — — 那就是,連他們自己都是惡人。因為,當他們真正睜開眼睛時,他們會失去幻覺,從而失去一切。

為了保持可憐的存在,它們實際上做盡了所有惡事。它們在維持毫無原則的生存時,不再被上帝所愛了 — — 甚至它們自己都知道這點。為了否認這個事實,把它從自己的頭腦中抹去,以維持它們的地位而避免損失,它們開始隨意地解釋聖經,只為了逃避面對任何真正能夠顯示出它們本性的考驗。

“如果誰做了惡行,我們必須善待他,即使那樣會讓我們覺得不舒服 — — 因為,只有你原諒惡行,你才能得救並進天國。”那麼它們的意思難道是,惡就應該被容忍嗎?以“善良”之名,實際上卻是懦弱?

“舊約中的上帝是一名正義的上帝,而新約中的上帝則是一名仁愛的上帝。”那麼它們的意思難道是,所有不義都能被它們忽視嗎?以“原諒”之名,實際上卻是縱容?

“耶穌說過,“凡拿起刀的,必為刀所殺”。所以,你不能殺任何人,也不能在任何試圖傷害你的人面前抵抗。”那麼它們的意思難道是,耶穌在教彼得不該抵抗,而非預言那些行惡事的法利賽人的毀滅?

“叛逆上帝”是什麼意思?它的意思是,它們不認為上帝是唯一可稱為聖的 — — 它們的意思是,它們不承認它們自己是非神聖的。它們忘記了,即使是耶穌基督的教會,也是由有罪的人組成的,在上帝之下,也是非神聖的,這件事實永不會被改變。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承認神聖的唯一性,而非把它們自己造成“神聖”的。

它們沒有勇氣去承認,所有非神聖之物都必定有滅亡的一天 — — 它們又因為懦弱,沒辦法承認和面對他們自己的淪亡。在猶豫中,它們欺騙了自己。在對神聖者事實上的否定中,它們將自己變成了自己本來指控的人,篡奪上帝的名,去對所有那些有足夠勇氣揭穿它們虛偽面紗的人行判斷和懲罰。

“因為他們是悖逆的百姓,

說謊的兒女,

不肯聽從上帝訓誨的兒女。

他們對先見說,不要望見不吉利的事,

對先知說,不要向我們講正直的話,

要向我們說柔和的話,

言虛幻的事。

你們要離棄正道,偏離直路。

不要在我們面前,再提說以色列的聖者。”

- 以賽亞書 30:9–11

當他們看見邪惡時,他們嘗試把它解釋成善。當他們看見不義時,他們嘗試把它解釋成上帝之愛。

當他們看見不公正的事時,他們試圖粉飾它,並且用經文來為它辯解;當他們看到一些必須被解決的事情時,他們說了幾句漂亮話,隨後就消失了, 離開時還頌唱著“耶穌愛我”。

當一些教會大膽地對邪惡發聲時,他們就開始發牢騷,“如果不是那些教會,中國的基督教並不會像現在這樣被嚴重地迫害。”

哦,他們難道看不到,他們正在被上帝懲罰的邊緣嗎?那上帝,在他們口中是他們“信仰”的基礎,在他們實際的想法中,卻只是一段神仙故事?

當他們的願望沒有被上帝滿足時,他們就開始表演信仰,試圖欺騙上帝。但是上帝難道是那能被欺騙的嗎?不,他們甚至都沒有指望讓自己相信這點。他們真正的欺騙對象,實際是那些在他們周圍看他們荒誕可笑的表演的人們。有些人迷失了,信了他們;大多數人卻都搖搖頭離開了。

結果不過是,

“法利賽人對彼此說,‘看,他把我們逼得無路可走了。

 看看,整個世界都在跟隨他了!’”

- 約翰福音 12:19

他們成了崇拜巴力的信眾,用自殘來粉飾他們的不信。當以耶穌基督為名的巴力對他們沒有回音時,他們就開始主動去求苦難以“贖罪”,“大聲求告,按著他們的規矩,用刀槍自割,自刺,直到身體流血。”

這樣,他們在虛假的試探前競相擺樣子。不是為了欺騙上帝,而是為了欺騙別人。他們把基督教弄得像個巴力的宗教,把聖經弄得像本巴力的經書。

就像聖經所說的,

“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

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

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

- 馬太福音 23:13

而最嚴重的事,現在卻也已經出現。他們不僅逃避了主耶穌基督派給他們的任務,竟還主動加入了那不義與歹毒的人的野心中去。為了維持他們的地位,滿足他們可悲的幻想,他們妥協了如此之多,以至於他們竟然在做那些教會禁止去做的事情。為了安慰他們空洞心靈中上的荒蕪,他們甚至開始膜拜至聖者之外的其他偶像。

他們與那些迷失的人,那些在他們原本承擔的責任中本該被帶領的人們已經沒有區別。當他們的位置坐得穩固後,他們甚至變得比那些對什麼都不尊重的人還要邪惡了 — — 他們已成了地獄之子。

一個名為建設“強大中國”的野心,一種對造物而非造物者的崇拜,現在正在被這些叫自己“基督徒”的人們所信賴。哦,甚至要更壞 — — 當他們想到他們的身份認同時,他們已經不再承認耶穌基督是他們唯一的元首,已經不再敬上帝為他們唯一的神了。

他們說,他們首先是中國人,其次才是基督徒。他們說,他們的元首首先是習近平,隨後才是耶穌基督。他們說,他們的希望首先是在中國身上,隨後才在上帝身上 — — 他們隱秘地相信人的力量,而非上帝的力量;藉著他們幻覺中人的力量,他們那些共產黨領導人的智慧,什麼事都能被解決,而他們希望上帝成為那些人的“助手”。

耶穌基督被他們變成了一株搖錢樹,被變得和其他的偶像沒有任何區別。當他們想要什麼時,他們向他祈禱財富與享受。事實上,他們從不全心全意地祈禱他的公義能夠被實現 — — 因為他們首先得有意地無視些什麼,那就使得他們的心裂成兩半,成為虛假。他們無視那些正在新疆的集中營中被拷打與強姦的人們,他們無視在香港黑警暴力下遭受苦難的人們,他們指控受害者,同時他們還為他們“強大而有智慧”的領導人祈禱,以使得他們並非神聖的野心能夠被完成,而他們能因此得到他們想要的虛榮。

他們難道忘了,對他們來說,只有一種野心對他們而言是合適的 — — 即,上帝的公義?

他們難道忘了,對他們來說,只有一個權柄是該被他們寄託希望的 — — 即,上帝的權柄?

他們難道忘了,上帝是一位活神,一位妒忌的神,一位恨惡那些同時敬兩名神的神?

他們不會承認,但他們已經在做“德意志基督徒”在危險的1933至1945年間做過的事。他們都想要完成人的幻覺而非上帝的意志,他們都在把他們崇拜的偶像與耶穌基督神聖的十字架放在一起。

 

他們在尋求法老的保護,因為他們並不再相信上帝的權柄。他們相信的僅僅只有權力,那好像能使他們遠離損失與羞辱的權力。他們放棄了建立在對耶穌基督與聖三位一體信仰之上的尊嚴,卻開始在人虛幻的權柄與主權下尋求虛榮與看起來像是保護的保護。

德意志基督徒與納粹站在一起以尋求他們的安全,而中國基督徒與中國站在一起以乞到他們的生存。

但就像那先知所說的,

“禍哉,這悖逆的兒女;

他們同謀,卻不由於我,

結盟,卻不由於我的靈,以致罪上加罪。

起身下埃及去,並沒有求問我;

要靠法老的力量,

加添自己的力量,並投在埃及的蔭下。

所以法老的力量,必作你們的羞辱,

投在埃及的蔭下,要為你們的慚愧。”

- 以賽亞書 30:1–3

這樣,這些所謂“被選中的人”成為了沒有資格作為選民的選民;這樣,這些教會變成了沒有資格被叫做教會的東西。他們把他們自己叫做教會,是對耶穌基督之名的褻瀆。

當這個世界真的充滿了信徒面具下的背教者時,就沒有人會真正相信任何東西了 — — 這世界看起來這麼黑暗、冰冷和缺乏希望,所有的光都會被撲滅,所有的溫暖都會被冷卻。

對他們來說,唯一合適的事好像就是接受現實,順從惡與追逐權力的意志;因為,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好像上帝沒有任何實在的權柄。

但那是真的嗎?

  • email
  • facebook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