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諸夏基督徒正義的見證 三

復活

​作者:joanna

耶穌在客西馬尼花園的那個晚上,世界的圖像凍成了一尊靜止的塑像。即使那是在四月,陰鬱的天空仍舊比堅冰還要沉重。整個世界看起來是如此的淺薄,好像在可見的範圍之外什麼都沒有一樣;整個世界看起來又是如此的深奧,好像沒有人能夠肯定,他們正望著的東西,那黑暗沉靜的耶路撒冷景象,是他們生活的整個世界獨一的圖象。

“公義的父啊!世界還未認識你以前,我已經認識你了,這些人也知道是你差我來的。”

在花園裡的耶穌,並沒有被世界所認識的耶穌,看起來像是身處中,起身來,獨自走向他通向死亡的路。

“夠了,時候到了。看啊,人子要被出賣,交在罪人的手裡了。起來,我們走吧。看啊,出賣我的人已經來了!”

但他真的是處於絕望中嗎?

他的門徒們看起來是這樣的。

這麼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人,這麼一個我從見到他的第一面就將他認作人子的人;這麼一段令人難以置信的經歷,有那麼多奇妙的事情在其中的經歷……結束了,所有那些我的本能曾告訴我的事情 — — 這個人就是我要去追隨的……被捉住了, 沒有抵抗,沒有希望。我錯了,我的一切都錯了。

我是過於幼稚,以至於根本不適合在這個世界生存嗎?我是太容易就相信了這麼一件事嗎?但我自己的眼看到了那麼多美妙的奇跡,我自己的耳聽到了那麼多美妙的話語!我怎麼能否認那我在他之中感受到的權柄,即使我知道,現在所有這些東西已經下地獄了?除了他,我現在還有什麼?難道我現在要回到我遇到他之前的生活,即使 — — 我已經為了他,把所有東西都放棄掉了?

我是被騙了嗎?那個耶穌,被我叫做基督和人子的人,難道僅僅是一個瘋子?所有之前我全心全意地相信的東西,難道僅僅是一句謊言?所有我親眼看到的擁有權柄的東西,事實上卻是壓根沒有權柄的?所有事情,包括我在水上與他一起行走之時,他在對我說“你這小信之人”之時,全都發生在一個夢裡,美妙,卻並不真實 — — 所以,就沒有任何意義?

那麼,什麼是意義?恐懼有意義嗎?死亡有意義嗎?是否所有在我眼中的東西才組成了整個有意義的世界,並且死亡,就是它那恐怖的邊界?

那麼,是否我們所有人在出生時都被拋在世界的中心,並且我們奮力掙扎去遠離那時時刻刻都在靠近的邊界,而當我們放棄時,我們就死掉了;當我們死掉時,我們就也放棄了?

但最終到達這條邊界,卻是完全無法避免的;在那條邊界之外,是完全不存在可能性的 — — 這是多麼恐怖!

那麼,什麼是意義?

“死亡之外的世界冷卻了下來,

變得黯淡,漆黑,

我們也變成了一群沒有希望的人。”

彼得就身處在那希望的真空中。在這之前,當他還處於希望和喜樂之中時,他向耶穌承諾他會用生命,用他的劍去保衛耶穌。但是在當耶穌從他的生命中消失之後,他三次不認耶穌。當雞鳴了第二次時,他崩潰了,痛苦地流淚。並非因為他的悔恨,而是因為他空蕩蕩的內心 — — 他無法接受,卻只得接受。

所有東西都走了。唯一存在的,就是冰冷的現實,很難相信,卻只得相信。

但他仍然还记着耶稣曾经告诉他的,关于自己命运的事情。

“人子必須受許多苦,被長老、祭司長和律法教師棄絕,殺害,但必在三天之後復活。”

忘了它吧。你真的還相信這個人 — — 這個你見證了他在邪惡與恐懼面前無能為力的人,真的有他所說的權柄嗎?他走了,他留給你的唯一東西就是痛苦的懷疑。被恐懼籠罩的你,除了逃跑 — — 從所有人面前逃跑。你感到恥辱,因為你甚至相信了一個瘋子;你感到恥辱,因為你相信了只有瘋子相信的東西。你甚至無法承認你也是他的門徒之一;你感到痛苦,但除此之外,你能做什麼呢?

你所看到的事實,好像是在佐證這件事:你曾篤信的正義與仁愛,永遠都在被那些邪惡卻有力量的人們所戰勝。你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好像就是順服邪惡,變得比其他人更邪惡以取代他們。你得到越多的權力,你就自我感覺越安全 — — 但你難道能逃過死亡嗎?你如何逃過死亡?你如何避免觸到那你所相信的、可見世界無法避免的邊界,那把所有人持恆地拋入黑暗的虛空的邊界?你如何能夠逃過對死亡的恐懼,把你變成自己的“真正的主人”?

那麼多事都在這群無助的、在耶穌被捕後那些可怕日子裡徹底迷失的人的腦海中遊蕩。看起來他的話好像都已經變成了謬誤,即使他們並不承認這個。他們處於有史以來存在的最深重的苦難之一中,站在永恆的天國之門與永恆的地獄之門之間的縫隙之上。

“為什麼我們在所有人睡著時被叫醒,

即使我們甚至無法辨別,

醒著本身是不是一種幻覺?”

但耶穌基督卻並非處於絕望之中。即使所有人都不再相信他,他知道,並且他的父知道,他會在三天后復活。

於是三天后,他復活了。

她們進了墳墓,看見一位身穿潔白長袍的青年坐在右邊,嚇了一跳。那青年對她們說:“不要害怕,你們要找那位被釘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穌嗎?祂已經復活了,不在這裡。你們看!這是安放祂的地方。 你們快回去,告訴祂的門徒,特別是彼得,祂先你們一步去了加利利,你們將在那裡見到祂,正如祂以前所說的一樣。”

- 馬可福音 16:5–7

是的,他復活了。

她們從墳墓出來,跑走了,戰戰兢兢,疑惑不已,什麼也沒有告訴他人,因為她們很害怕。

- 馬可福音 16:8

他們目擊了耶穌被釘上十字架;他們目擊了耶穌是如何被那些歹毒的士兵戲弄與侮辱,即使那些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犯人,也是在嘲諷地笑話他。他曾是個人,他變成了一具尸體,他被埋葬了。所有人都目擊了這件事。他看起來是如此弱小,好像根本就反擊不了任何對他的侮辱一樣。

以色列的教會,充斥著惡人的教會,看起來在最終還是勝利了, 把他們的敵人掃地出門了。即使他的門徒感到氣憤,他們也無法還擊,因為他們的信已經被動搖,最終崩塌了。他們藏在暗室中,他們逃到其他城市去。他們的頭腦中滿是慌亂,他們的心中滿是絕望。

但是耶穌復活了。他甚至沒有對惡進行還擊;他是如此赤裸裸地宣示了他偉大的權柄 — — 他甚至能夠戰勝死亡!你覺得死是一件最為未知和最為可怖的事情嗎?耶穌打破了這條邊界,他向世人顯示了權柄真正的含義。已經失去的希望甚至可能再得,死亡甚至都可以為他所戰勝!

你能相信嗎,那個自你發現它以來一直在偷偷地追求的東西,那個被你看作比你自己的生命還要寶貴的東西,那個你已經知道很黯淡很弱小卻也沒有真正完全放棄的東西;那個你一直假裝去否認卻一直沒能夠在你心中作出對它真正的否認,只因為你覺得它比其他任何東西都重要,你可以嚴肅地在生命與它之間考慮到底選哪一個的東西;那個看起來從來都在被迫害,從來沒贏過,即使它也從來沒被真正完全地打敗的東西……是那真正有權柄的,是那真正比其他一切都要有力量的!那個你在恐懼的間隙中秘密地尋求、卻又看著它被拷打致死的東西,並非一隻可憐的羔羊,而卻是,全地的主,在一切之上的絕對存在!

恐懼帶來的無助是多麼荒謬!盲從有力量者所帶來的惡,又是多麼可笑!我們,在耶穌基督復活這件事面前,這樣驚人地發現,因我們將可見的與可理解的世界看成世界的全部的傲慢,我們是怎樣遭受了這種如此滑稽的恐懼的折磨!

這些最普通的人心中所生出的希望與快樂,是天國在地上真正的投影。只有從那時,因著對耶穌所帶來的希望的信仰,弱者變得堅強,經常懼怕的人們變得充滿勇氣。

耶穌基督的救贖,實際上,是我們對自己內心正義的救贖。他為我們的內心帶來了我們希望信仰的信仰,對有大能的上帝之信任;他對我們的靈魂確認了我們新得之信仰的神聖性。

在耶穌基督復活兩千年之後,在他的教會建成兩千年之後,我們能看到他的教會在沒落,甚至變成了假的教會;在他的名下,卻被惡的迷霧所盲了眼。他們從對公義的信仰,轉向了對暫時力量的追隨;從堅硬的磐石,轉向了變化多端的幻覺。

但他所宣示過的權柄,難道真的已經消失了嗎?

難道那我們每天看見和被強迫遵循的人的力量是那麼強大和光榮,以至於可以篡奪那未名之神,那代表著所有我們藏在心底所有的願望和期盼的神的權柄了嗎?

難道那人的聲言被粉飾得那麼輝煌,以至於甚至可以蓋過那未名之神,那承諾過會見證我們所有的勇氣的神的榮耀,即使我們好像仍在懦弱地向後退卻,說一些壓根就無法造成傷害的話,或者甚至直接什麼話都不敢說了?

不,根本不是!那些人所聲言的“千年帝國”,總是在幾年中就垮塌了。在所有這些鬧劇的結尾,傲慢的人們看起來都像一隻隻老鼠,在驚惶與尷尬中,因無助而羞於承認他們叛逆的作為,逃跑和死掉時,再也擺不出一點點漂亮的姿態。

不管他們如何恫嚇威逼,一些堅守正義的基督徒也絕不會放棄他們的信仰。他們大膽地發聲,因為他們拒絕用人的幻覺去替換上帝的榮耀。

在形勢危急的1934年,在巴門,他們說:

“我們拒絕以下錯謬虛謊的教訓:除了此種服事以外,教會能夠或者可以給其特殊的領導人賦予統治教會的權柄。”

在形勢危急的2018年,在成都,他們說:

“我們相信基督徒教育者應該對政府所有的許諾、引導、獎勵、威脅或其他方式的轄制均保持警醒。我們進而相信一個基督徒的子女,不應被父母和教會如此輕率和殘忍地拋棄給政府或任何反對上帝的教育者。”

在形勢危急的1934年,在巴門,他們說:

“我們拒絕以下錯謬虛謊的教訓:教會可以在其特定的使命之外,應當且能夠分擔國家的特徵、任務和尊榮,從而使教會本身也成為國家的一個機構。”

在形勢危急的2018年,在成都,他們說:

“但是,上帝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我們感恩過去半個多世紀上帝對中國家庭教會特別的保守,為祂的教會留下不止七千人,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當前逼迫捲土重來,我們看見家庭教會的屬靈後裔靠著主基督的恩典,正在從普遍的軟弱中重新得力。”

在形勢危急的1934年,在巴門,他們說:

“我們拒絕以下錯謬虛謊的教訓:教會在人的傲慢中可以將主的話語和工作用於某種獨斷自是的欲求、目的和計畫之中。”

在形勢危急的2018年,在成都,他們說:

“我們持定基督是教會唯一的元首,我們按照聖經的教導和良心的自由,決意委身在主基督的真教會,我們不承認、不接受、不加入世俗政府所建立的任何宗教組織。”

“我們持守使徒信經所宣告的“我信聖而公之教會”,並且願意順服上帝在我們中間所設立的教會領袖,與神的僕人同哀哭同喜樂,在基督裡合而為一,共同奔走天路。”

現在,的確還有堅信上帝權柄的教會。這些教會還希求去榮耀上帝的名;它們是那些為了不服從野蠻專政付出了許多代價、同時也知道它們會遭受更多痛苦,卻仍舊為自己堅定的態度而自豪的教會!

為什麼它們會說,他們在“從普遍的軟弱中重新得力”?

因為經上記著說,

不但如此,我們在苦難中也歡喜,

因為知道苦難使人生忍耐,

忍耐生品格,品格生盼望。

這種盼望不會落空,

因為上帝的愛藉著所賜給我們的聖靈

已傾注在我們心中。

- 羅馬書 5:3–5

人類從火焰中感到光與溫暖,而野獸則在黑暗中藏身,因為它們恐懼;人類接近火焰,感到愉快,而野獸則逃走,因為它們的懦弱 — — 那並沒有辦法逃避死亡、卻將它們推向了死亡的懦弱。

因為他們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真實的問題,而非把木頭粉飾成金子,把惡粉飾成愛;他們有足夠的勇氣不會去忘記他們是誰,在做什麼,是為什麼而生活。

他們不是中國基督徒,因為他們並沒有處於那個崇拜人之能力的幻象之夢中;因為他們堅持自我,所以他們並沒有在那條通往毀滅的路上;因為他們承擔了上帝告訴他們的責任,而非在上帝面前隱藏他們的行事。那個幻象之夢,那個想要在上帝面前隱藏的願望,被叫做一個名字:“中華民族”,或“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他們保持清醒,保持他們的信,而非墮入這誘人的夢境中。他們知曉他們自身的無能;他們知曉行出於人,但恩典出於上帝。他們信任上帝,做那些使他們沒有懷疑的事:以對上帝無條件的信任為前提,他們做人本該做的事情。

另外,他們知道,

祂曾對摩西說:

“我要憐憫誰就憐憫誰,
 要恩待誰就恩待誰。”

- 羅馬書9:15

他們已並非“中國基督徒”。在我們的時代,我們願意將他們叫作“諸夏基督徒”。

  • email
  • facebook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