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論述

論十字架與背負十字架

作者:木浦冬陽

耶穌的十字架與耶穌通向十字架的一生密不可分,他的一生是被這個世界、被當時的法利賽人的教會所反對的一生,也是對教會以及各類宗教和這個世界進行否定的一生。

他完全地熱愛上帝,是一個完全遵守上帝的指示的人,處在古代人類政治秩序的巔峰 — — 羅馬帝國的統治下,卻被一群聖殿中(對應今天的教會中)自認為是摩西的後裔的惡棍以上帝的名義殺死。

這正是人類臉上的最大的傷疤,最重的羞辱,是對所有對世間之物(包括教會之物)抱有著永恆的期許的人最大的諷刺。

人與神之間有著無窮無盡的差距;這差距是有限的之於無限的差距。這差距導致了這樣一件事:我們就算順服於上帝,做祂希望的事情,也改變不了我們是該被上帝譴責的。就算為了避免罪惡,也不可能不犯罪;就算心向上帝,我們依然有著上帝所討厭的惡;就算上帝啟示了律法,我們不可能遵照著律法行完全合乎上帝心意的事情。

我們的一生不過是虛無。耶穌取了罪人的形象,像人一樣具有著各類有限性:肉食,需要學習,知識不完備。故而,耶穌自己也在上帝的否定之下 — — 他在十字架上時所經歷的,是徹底的遺棄。

儘管他是完全地順服上帝,卻也有著上帝無法容忍的此岸性,也就是有限性。

那麼耶穌和常人的區別究竟是什麼呢?

上帝的指示本質上是對此岸的不滿,即使試圖解決這類上帝所不滿的事情,也絕不可能因此你就不是此岸之人,也不可能你所成就的不是此岸之物。

所以基於上帝的指示的善行,不過是上帝的公義的影子;這一切仍不是上帝的義。這就是人之義最大的局限,我們的一切,仍然在上帝的憤怒之下。

但即便在這種處境之下,耶穌依舊選擇完全的忠實於上帝;故而這種在上帝不滿下的人,反倒成了這種人 — — 上帝之義對耶穌之義進行否定和抨擊,但他絕不因此就停止對上帝的熱愛;就算父神最終將他交給死亡,並未給他一個體面光榮的死法,他依舊熱愛。在十字架上他因著自己僅僅是人,而與父神具有無限的差異,故而被遺棄。

 

正午時分,黑暗籠罩著整個大地,一直到下午三點。

大約在三點,耶穌大聲呼喊:

「以羅伊,以羅伊,拉馬撒巴各大尼?」

意思是:「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為什麼離棄我?」

——馬可福音 15:33-34

 

但是,這樣一種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 — 作為神,他是人,具有有限性,與神有著無限的差異;作為人,他卻因著他是神,完全的順服稱讚父神的旨意,絕不因著自己的有限性違逆神的指示,並擔當上帝對他的此岸性的憤怒,如同影子一樣依戀本體,絕不順從自己的意思。即使絕不因此與本體等同,也無限的順服於本體,只是因為上帝是當被順服的。

於是,他那屬於人的有限性得到原諒;他將人性提升至神性之中。

這種獨特的人性是這樣一種人性:在有限之中渴望無限,絕不因著自己的有限就去拒絕無限的命令;完全順服於上帝的旨意,就算是飲下苦酒也在所不惜;作為和上帝不同的他,渴望上帝之渴望,就算粉身碎骨,就算結局是被不愛上帝的人戕害,也仍舊聽從上帝的命令。

所以人與神的差異被神所接納;我們不妨將這種人性稱之為基於神性而存在的人性 — — 真正的人性。

在第三日,他從死裡復活,此岸和彼岸因此被打穿。

那青年對她們說:

“不要害怕,你們要找那位被釘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穌嗎?

祂已經復活了,不在這裡。

你們看!這是安放祂的地方。

你們快回去,告訴祂的門徒,特別是彼得,

‘祂先你們一步去了加利利,你們將在那裡見到祂,正如祂以前所說的一樣。’”

——馬可福音 16:6-7

 

耶穌被稱為、被揭露是基督,是救世之主,是因他彰顯了祂那在世間隱而不漏的神性:人的有限性,被上帝因著祂的愛子的真人性,而被接納、饒恕並提升。

罪人的救贖因此有了依據:折服於上帝這個唯獨偉大的主體,在此岸熱愛和自己完全不同的神,卻又完全地敬畏祂,不斷的注視著自己良知的提醒,並不沉浸在這類或那類安全感之中(敬虔表演的把戲的安全感,納粹式的達爾文主義的安全感,沒有仇恨的愛與和平的安全感),不斷的發現罪惡,不斷的在良知的提示下思索罪惡與善並遏制罪惡,然而即使做了這些,也並不去追求內心的平安 — — 因為上帝的確在不斷地向仍處於此岸的我們進行著否定。

我們順服於上帝的命令,這一切是上帝所為;在人世我們做了好事,受誇獎和肯定乃至獲取報酬是理所當然,因為我們完全可以具有在人世應當被承認的相對的優越性(所以,我們理當不必理會那些因著我們是基督徒,就要求我們承擔額外負擔,或者需要對其他人表現得謙虛一些的人的聲音:他們不過是想佔便宜,或者是沉浸於敬虔把戲所帶來的虛假安全感中);但是唯獨在上帝面前,我們的確一無所有,僅僅是順服上帝的乞丐。

相對的優越性,只是我們在世間居住時的茅屋,絕不能給我們帶來任何可辯護之處;在這一路上有出乎意外的喜樂,也有充滿憂鬱的谷地;有平安的內心,也有良知而來的怒火;有懷疑,有堅定。

儘管充滿著各類變動和不安,但我們必須為此冒險,甚至賭上自己的靈魂 — — 你怎知道這世界的主宰者真的是那個公正的主呢?天主教的惡党對胡斯所做的,是不是某種至高無上的邪惡權柄在世間的反映呢?統治這個世界的,有沒有可能真的是一位熱愛虛榮,喜歡人的下作而又急切的巴結的暴君呢?相當一部分基督徒,難道不正在進行這種恬不知恥而又極其可疑的巴結嗎?這難道不是一個例證?但是,我們打的是這麼一個違反我們日常的所見所聞的賭:擁有權柄的上帝並非這邪惡的權柄,而是那正義的權柄。

在死後,我們從死裡復活;在上帝以義審判萬物的日子,在萬物被更新的日子,因著對上帝的折服而被披上義的外衣,自聖靈重生,並被稱之為義。

但以上這些,我們僅僅只能通過信仰相信祂存在,並沒有任何直接性的證據。

這種真人性的誕生,正是從古至今的所有人類可以聽到上帝的聲音、被屬神的良知所勸誘的基石。

背負十字架,指的正是遵循內心隱蔽之處的正義生活,為此不介意付出任何代價。

  • email
  • facebook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