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論述

論律法

作者:木浦冬陽

上帝在舊約中頒佈了律法,宣稱凡是行律法的就要以此活著,保羅又說明,行律法的外邦人,雖是順著自己的本性而行,卻可得救。

外邦人有任何可能知道以色列的成文律法嗎?我們不可自欺欺人,斷然沒有。

這便是說這律法不是指成文律法。行律法是這一事實,在聖靈的命令下,在啟示的光輝下,他們選擇了聽從內心的活律法 — — 聖靈的工作。

人之內心的空洞是一種對天國的渴望,這種渴望不是基於明確知道天國如何,而是知道現實如何,現實如何是自己所不滿的,當上帝要顯明自己對於人之無限主權之時,這種不滿就被聖靈的工作顯明,這不滿乃是對天國的滿的渴望。

讓我們渴望的,讓眼前世界被否定的,正是新的家鄉。這對新的家鄉的渴望和堅信成就了下列事實:我們甘願使我們的行為成為比喻,形成天國在地上的投影,這便是福音的大能。

綜上所述,行律法乃是指順服上帝對世間的不滿,即人不可這樣活著,怎樣活著,就是成文律法所否定的那樣活著,正是聖靈所否定的那樣活著。

這樣行律法並不是用於遵守某些教條與上帝比肩等同或是獲得救恩,而是在現實生活中指向上帝否定世界,行律法就是背負十字架!

比如說盜賊的盜亦有道就是行律法的典範,盜賊難道無罪嗎?就算是為了生存,偷盜無疑是種罪惡,但是就算如此,盜賊依然選擇聽從自己內心的正義,不願選擇毫無道德的活著,這種選擇乃是宣稱自己所進行的生活是罪惡的一種選擇,但是如果依然願意這樣飛蛾撲火的奔向上帝的正義,這就算行律法,就算背負十字架。

當我們探討盜賊之時千萬不要忘記,我們的生活處境本質上和盜賊沒有半點區別,我們的生存本質建立在罪惡之上,上帝的園林裡人並不殺生,也並不穿衣服抵禦羞愧。

我們生活中與衣服類似的必要的阻惡器具還少嗎?財產權,民主制度,法院,死刑,甚至貴族制度,甚至甚至奴隸制度,誰能說不是呢?照著奴隸時代的血腥,如果沒有人購買的話,估計戰敗的俘虜都被嗜血的部族殺乾淨了。

從正面的角度看,這些阻惡器具自身顯明了人是何等的惡,從反面看這些器具自己也或多或少包含著惡,其中的部分形成了體制性的壓迫。我們本質上都是強盜,只不過部分人明白強盜的生活都是暫時的,並願意行律法背負十字架,為了真正全善的天國。

真正獨一的律法乃是聖靈,我們在追求這獨一律法的時候,中間沒有任何可落腳的地方,仿佛可以在那裡停住保守已有的以撒,凡停下來的都是如同強盜覺得自己已遵守部分道上的規矩,就已然是義人了,全然不在意自己所作的乃是強盜的活。

盜亦有道只是一個阻惡器具,它的存在就意味著對強盜生活的否定,它只有是心向聖靈的強盜用於指向上帝自己的比喻時,它才有著讓人將被稱為義的功用,正因為他傲慢的將已有的已存的他祖先所得的盜亦有道當作義本身,在並不十分費力就可以進一步前進的地方停止前進,拒絕聖靈的進一步指引,盜亦有道的規矩作為活律法的投影在此已經變成了死物,他被定罪了,他是法利賽人。

  • email
  • facebook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