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論述

論死亡

作者:木浦冬陽

每個人都有一死,所有的事物都有消逝的時候。此岸的任何一切,都是在上帝的否定之下;人有了罪,無法達到上帝的標準,故而他的一切都在上帝的震怒之下。

故而,我們的良知是不可安穩的,心情是不可平定的。

只要我們是真正的信仰之人,就難以逃脫加爾文這樣的高呼中所包含的神性的堅毅的誘惑:

“主啊,你壓碎了我,但我知道這是你的手!”

是的,就算上帝是殺死我們的,我們仍然要稱呼祂是義的。上帝的神聖,對我們而言是毀滅性的,然則正因如此,祂才是真真正正的神聖,是不以有罪為無罪的,不是只會說幾句救恩漂亮話妄圖和稀泥堵上受欺壓者的嘴的神。

因為我們明白我們是不潔的,想要自我潔淨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也知道不潔的世間的醜惡;若是我們真的渴望潔淨,就寧願尋求那不寬容不潔卻要治死我們、以讓我們重生的上帝,也萬萬不可去找一個隻會演出苦情劇的聖誕老人,它的天國只能是地獄。

死亡是從罪來的,卻是上帝所命定的。這是祂的憤怒的體現,這是祂對世間的一切的否定的體現;祂強制性的要求所有惹動祂的怒氣的此岸之物必須是暫時的,但這種對俗物的憤怒,正意味著祂的安息的純全,以及上帝是如何渴望讓祂的安息降臨。

上帝的否定和震怒是完整的;祂所有的否定,都基於世間不是天國這個出發點,而這些出發點所拼接而成的圓環,則必然是天國。

上帝是站在死亡線之上的死神,獨管死亡的獨裁官,冷酷地睥睨著世間萬物,嘲笑著它們的自大和妄為,給一切所謂的正常人,貼上異常和殘次的標籤,向他們不斷地發出質疑,為它們算定著時間和壽命。預定的年歲到了,祂的鐮刀就要收割這些人和物的實存。

但這種冷酷,正說明了上帝不愧是上帝,人搭建的一切絲毫入不得祂的眼睛,世間的俗物必須為非人手所造的石頭讓路,人的國必須為神的國犧牲自己。

黑色的幕布的邊緣,因此出現的,正是救贖的銀邊;判決了我們死刑的上帝,是我們只要願意折服就必然會拯救我們的。祂為願意折服的人所準備的,是必須死而重生才可以居住的上帝之城。

審判官是不會忘記那些自內心稱讚祂的人的;祂所預備的是所有世人盼望聚集的終點 — — 天國,祂自己。

呼求祂的人想要的並非別的,而是祂自己,死亡不是別的,而是面見那位神聖的主必要的一步。

  • email
  • facebook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