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論述

論進化論

作者:木浦冬陽

人的處境是怎樣的?實際上人類的真實處境是當代教會內的人所難以接受的。

進化論是真的,所謂人類這個物種只是極小概率偶然的產物。在這個物種之下,是數以億年計數的皚皚白骨的進化史;地球成型的處境,也並不比人類好多少,它也是恰巧恰巧在一系列小概率之下形成的。宇宙大爆炸形成一個合適的宇宙概率,也是虛無;亞當夏娃的歷史,聖經創世紀上記載的人類歷史,不見了蹤影。

這樣一個判斷是真的。這個世界真的沒有上帝。

無論是進化史讓人感到生畏的屍骨堆,還是其他的一切,都給了人類一個確切的來源,一個確切到讓人感到荒誕虛無的來源。

真的沒有這個世界之內的上帝 — — 這是誠實的回答。

這個世界的主神,是人類,可是人類在此顯得極度的可笑:他在自己的敵人面前,在虛無面前,就如同蟲子。只要一點點小小的概率的改變,他就連出生都不會有;創世紀的伊甸園如同童話世界,人類被上帝溫情脈脈地創造 — — 這事根本無處可尋。

誠實的人只要觀察了這一切,又看到教會在進化論上的各類醜態,這樣的結論是必然的 — — 這些人仿佛沒有長大的孩子。

這是哪裡?這就是伊甸園之外。人類自比上帝,故而真的到了上帝的位置上 — — 於是他真的獲得了自己的來源,而不是那個被造的來源。好吧,那你獨自去面對上帝的仇敵 — — 無恩之處的虛無吧。在這虛無面前,你還能有什麼說,我們是有意義的呢?

我們今日如果誠實一些,就會驚恐地發現,從物質的證據上發現上帝,是沒有任何可能的。

然而這一切物質證據上的不可能,是否可以勾起這一想法:上帝並不允許我們直接的認識祂,反而要求我們在這樣一個環境下,渴望祂,盼望祂,期待祂的再來呢?

若是在物證上可以確認上帝之實存,信就算不上信了 — — 信就變成了對高位者的崇拜,這種崇拜甚至具有諂媚的意味。

若是並不存在證據,信上帝就僅僅是因為上帝是好的,而非將祂當成一個虛榮的,喜愛討好的暴君;我們讚美祂,是因為祂是祂自己。祂越是自由,我們就越安全,所以祂值得讚美,所以需要將祂自己的榮耀和公義歸給祂自己。

信的意義就在於得到上帝的國度和義 — — 也就是上帝自己。

所以信仰,在這一背景下成了僅僅對上帝自身的期待,對那位和虛無有著無盡反差的上帝的期待。儘管背景是虛無,在黑色的幕布下,卻有著潛藏著太陽的可能。

這樣一種想法實際上是上帝存在的最好證據:如果幕布之下沒有太陽,我們內心對祂的渴望,到底從何而來?如果沒有公正的主人,我們為何會期待公正呢?我們究竟為何要盼望一位否定人的一切的上帝呢?

當然,反過來這也是最佳的自欺理由:上帝的確不存在,盼望只是一種心理現象,期待公正只是因為你是受害者,或者是你和受害者待在一起太久了,就有了病態的同理心。

在這裡,上帝為所有人安排了兩條完美的路:毫無證據地發現祂並相信祂,或者心變得冷酷而拒絕祂。而祂的揀選,也正是在這之間發生的;兩條路上的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完美的邏輯閉環:受恩之人無法逃脫,而受罰之人,同樣無法逃脫。

  • email
  • facebook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