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老夫子與拜耶穌教

華人福音班見聞

作者:Joanna

在歡迎新“福音朋友”的“福音班”裡,我講,摩門教的啟示同樣也是他們的真啟示。幾名華人基督教徒聽見後毫不遲疑地問我:

“你到底信了沒有啊?”

我說,我信了,並且信得很深。我的心向著祂的正義和希望,並且我也是從正義和希望中發現祂的存在的。我每天努力地尋求祂,祂也總是給我確信的不容懷疑的真解答。

他們緊接著問:“那你信耶穌就是那獨一真神不?”

我說,我不信。我信耶穌是因為他在為我們贖罪的血中為我們打開了懺悔得救的門,但對於那獨一真神而言,耶穌只是祂那慈愛地使我們有得救機會的入口,耶穌這兩個字不是祂本身。

話還沒說完,華人基督教徒像看戲一樣哈哈大笑起來,“那說白了你不就是沒信嘛!”

使徒信經你知道不?幾千年的傳統,規定得明明白白了,我們信的就是這個,你不信,你就不要來,不要給我們傳播錯誤的理念!聖經讀了嗎?把聖經讀完一遍再來說話。

我說,信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是從自己、從內心出發的事。

他們說,不要把信搞得那麼複雜,信就是信了, 不信就是不信,說句話就夠了!

牧師發言了, “就像銀行雇一名驗鈔員,要先把真鈔放在眼前八小時每天洗腦,洗腦幾個月,你才知道真鈔是什麼樣,到時候哪張是假鈔,一眼就能看出來,這才是銀行要的驗鈔員。信耶穌也是這樣,先讀他的真經典,比如聖經,是神的話,先每天讀,到時候有異端,才能一眼識破!”

可是他怎麼知道什麼就是真鈔什麼就是假鈔呢?我問了這個問題,他說,聖經就是真鈔,現在最被認可的教義和經典就是真鈔 — — 之前教會裡有一名在德國讀過神學的,在教會教小孩子,有一天被他們發現在教小孩子“萬流歸宗”,這怎麼行,這不就亂套了嗎!在場華人基督教徒一片驚恐的驚歎聲,“我馬上就把那個異端從我們教會趕跑了。教壞小孩子怎麼行?”

我又問了問題:可是如果你真的相信你是真基督教徒,面對你認為的異端又怎麼會需要“提高警惕”呢?你的聖靈不會幫助你做判斷嗎?為什麼你不去和他辯論一番來證明你的真信和他的異端呢?為什麼你連辯論都不需要辯論就判斷他是異端呢,或者是你不敢辯論?如果你不敢辯論,那麼你為什麼不去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基督徒呢?或許你一開始就知道你根本辯論不過他,於是就直接放棄,用自己的神學文憑壓制他?

全場一片譁然,我成了眾矢之的。一些人在笑,說,“無話可說了!”

牧師說,你就是這樣胡思亂想!真的已經給了,就是耶穌給的,耶穌是獨一真神,過去現在將來,永遠!你非要不信,我也沒有辦法,你走就行了。牧師雙眼圓睜瞪著我,你是要去讀神學嗎,想這些問題?你的專業是什麼啊? — — 不是的話你想這些幹什麼?好好學你的習去,別想些沒用的東西。

我問,那你說信仰的問題是沒用的東西的話,那你是在幹什麼呢?

耍嘴皮子,不會幹什麼實事!他說,我讀了七年神學,神學是你在讀的時候慢慢進步的。你是誰啊?你不就還在上本科嗎?告訴你,你的人生還長,還需要積攢閱歷,先讀真的東西,慢慢學習再說。我們的福音班面對的是剛剛接觸基督教的朋友,我們給他們傳授基督教的經驗。但是你即使受洗了,你也還沒真信。所以你下一次不用來了。

亂發言,亂說話!你知不知道,在我們這個教會,說難聽點,你說這些,就是在褻瀆神聖?

我遲疑片刻,說出了一句也許是最大膽的話:或許耶穌在法利賽人面前,法利賽人也是這樣說的。

但想像中的天雷滾滾沒有降臨到我的頭上。他們好像沒有理解這句話極其嚴重的指責意義,只是一陣哄堂大笑。我想,所有人都開始用他們的語言批鬥我:我們老資格,你算什麼啊。新接觸信仰的總有不同理解,但這並不妨礙我們信的是真的。為什麼是真的呢?真的就是真的,你問耶穌去為什麼是真的。

在這個末端“為什麼最被認可的教義和經典就是真鈔”之後的部分,他們好像就處在大腦的一片空白狀態下, 半句話都也答不出來了。他們得到的永遠都是現成的東西,而他們則負責挑選“最公認的”,並且認那“最公認的”是真的, 就像他們挑選排名最高的大學,拼命讓孩子擠進去一樣。他們甚至沒有先知和律法師間的分野,卻只是永久地活在律法中的寄生物。對寄生物問出這律法為什麼是真的問題時,他們絲毫不會意識到這問題甚至可能是有意義的。

所以,他們甚至不會意識到法利賽人現在真的存在。與他們的距離更遙遠的是,他們自己是法利賽人 — — 從未見到過非法利賽人的法利賽人,會有一點點可能認為自己是法利賽人嗎?

於是他們的結論就很清楚了:耶穌是當拜的,是幾千年的教會傳統讓他們拜的。耶穌考驗你是不是異端,就像馬克思主義綱要卷子一樣,你只要記住答案,比如“三位一體是什麼意思”,一瞬間就能判斷誰是異端而誰不是異端。至於異端,當然的做法就是把它批倒批臭了。至於我自己真的怎樣信呢?他們甚至根本不會考慮到這個問題:我真的信什麼呢?好像“該信什麼”,就已經是“真的信什麼”了。

於是他們得出了非常合自己邏輯的答案:

“地上的教會當然不完美,但是它們都是天上教會的投影。儘管有那麼多問題,但是耶穌是在用地上的教會試探你,在看你順不順服!耶穌會說,連地上的教會都不順服,天上的教會來了,你能準備好嗎?”

那麼接下來這個答案也非常合邏輯了:

“地上的國當然不完美,但是它們都是天上的國的投影。中國和中共儘管有那麼多問題,但是耶穌是在用地上的國試探你,在看你順不順服!耶穌說,連地上的國都不順服,天上的國來了,你能準備好嗎?”

地上的國中的惡呢?耶穌在考驗你,所以你不想忍受也得忍受。

為什麼?因為我們從公認的教義中得來,這種忍受是在積攢我們天國的財富。

為什麼?為什麼即使很多人平日都覺得內心在與教義鬥爭,也必須服從這教義,把這教義當主?為什麼就不能真正地把耶穌當作自己的中保,去行天國的救贖?耶穌又是誰的子,我們在與誰說話?

他們得出結論:“耶穌就是那位獨一的真神。”

天啊,這令我震驚。耶穌就是真神,我們就是在赤裸裸地拜耶穌這個有名有姓之人!我說,你們這是在拜偶像。他們說,拜耶穌和拜偶像能是一回事嗎? — — 因為我們選的是最好的教義,最好的傳統,所以這兩個拜之間是有區別的。

你學的神學多還是我們學的神學多?我是貝爾實驗室的科學家,你是個屁!我說,你這難道不是沉在罪中嗎?他說,“摩西時代的啟示是誰做出的?是耶穌做出的,因為耶穌就是那獨一的真神!摩西時代他啟示摩西,而在新約時代他親自降臨!我們不說那麼多了,你還需要多學習,多消化。我們到此為止,不要扯嘴皮子。你好好學你的專業,胡思亂想沒用的!”

“你很容易被異端引走”,他們說。我說,既然我在靈魂上信得堅定,那麼異端用什麼手段呢?他們說,用物質上的好處,很容易就引走了。我說,我在物質上已經沒有要求,我只是在關於神的根本問題上求問你們,而如果你們拒絕回答,那麼誰是異端?誰又在怯懦呢?

他們搖搖頭,擺襬手;閉上眼睛歎氣,眼中只有對我的輕蔑和不屑。

  • email
  • facebook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