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夏基督徒講道集 一

傳道所對抗的是什麼

口述:木浦冬陽 

記錄&改寫:Joanna

傳道究竟是怎樣一回事?

實際上在傳道人傳道之前,很多人心中也並非沒有福音。也就是說,很多人心中其實本身就知道上帝的正義是什麼。

但很顯然的是,如果傳道人不傳道的話,這些東西是不被顯明出來的。它反而會成為一種羞恥。就像對於猶太人而言,先知是他們族群中的另類一樣。

人在根本上是恨上帝的,而不是傾向於愛上帝的。即使少部分心中有上帝的人,他們也是僅僅在私下偷偷地崇拜上帝(即使崇拜的形式與物件都千奇百怪)。

就像中國人很不願意向人顯現自己是有良知的,反而很願意用各種輕浮的言語與行為把自己打扮得像一個小市民一樣,好讓自己顯示得不是那麼有良知,否則就會遭到別人的嘲笑。

信道從聽道而來,說的就是這個事情。在沒有聽到道之前,人是不知道“道就是道”的。他反而會相信所謂的“正統教義” — — 和他的良知明顯不符的“正統教義”是多麼多麼的好。那樣,反而會像歌利亞相信自己身上的那套五十公斤重的裝甲是多麼堅不可摧一樣,而不願意相信大衛背後的耶和華是萬有的主。

所以傳道本質上是讓渴望真理與想要真理的人明白真理就是真理,別無其他。

有一些人,根本就不該來到教會。他們在自己的生命中,在這之前,對於基督、對於心底的正義也並無任何渴望。他們活著就像歌利亞一樣,像法利賽人一樣,信的就是那套他們眼睛看得見的東西,而根本就不信那些眼睛看不見也根本無從證明的東西。

所謂的“正統教義”,在這些天生的歌利亞面前,有一個聲稱自己是眼睛看不見的東西的名,卻在攀附那些眼睛看得見的東西的實。在淳樸的武士面前是自然而然的教義,在這些天生的歌利亞面前,成了對威權與偶像的崇拜。而這樣的人來到了教會,反而會破壞其他人感受福音、擁有共同感知的能力。

在接受恩典的人面前恩典是恩典,在拒絕恩典的人面前,恩典曾經的痕跡便是騙子與幌子。這便是支那田園耶教徒的實際性質;他們反映了一個基本的事實 — — 一切的開始,根本就和信不信耶穌無關。

我昨天在閱讀《尼伯龍根的指環》時,看到齊格弗裡德的父母那一段時,突然就想到了,聖經上所指的婚姻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東西;

於是,我就突然明白了“丈夫要為自己的妻子捨命,妻子要順服自己的丈夫”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但是,這樣的經文,如果讓做題家來,他們就會把這句話理解成一種封建禮教一樣的東西。最後執行的結果就是:丈夫如果萬一沒有對妻子捨命,那麼心疼一兩個月,悔改一下就可以了;恥辱就洗刷了,就不能有人再去指責這個人了。但是平常的話,一個不願意為自己妻子捨命的丈夫,會不會尊重自己的妻子?答案肯定是顯而易見的。

 

但是,在這種封建禮教下,妻子反而要順服這樣的人。

他會把所有看不見的地方架空,卻會把一些看得見的地方挑出來,用SM心理學方式進行一遍重新的解釋。那麼,最終的結果就是陳鴿那些支那田園耶教徒強調的 — — 你的妻子即使被人拉去流產結紮了,你也不能拿槍、拿刀反抗,因為基督徒是不可犯血氣之罪的。

但是,按他們的實踐來看,平常的時候,妻子卻無論對錯都一定要順服丈夫。然後,他們會把妻子對順服一個不好的丈夫所受到的家暴的隱忍,當成一件值得讚美的事情,吃受害者的人血饅頭,要求受害者忍讓。

我原先一直不太明白,為什麼舊約中上帝通過先知譴責以色列人的淫亂;今天看到SM心理學的時候,我就突然明白了。

這就是淫亂。

真正愛你的上帝,你自己內心深處的正義,它被指責成是壞的,而利維坦則聲稱,那個你所隱秘地恨的現實才是好的。真正公正的上帝反而被指責成是壞的,是殘暴的;但那些輕飄飄的博愛者,反而被認為是好的。

這就是淫亂,而傳道則是使你對這淫亂愧疚,因為你得以知道,“你在違背真道”這件事,是確實的,是經過那傳道人與你自己的靈魂的兩重確認的。

​本文已經開放諸夏教會論壇評論區,點擊進入討論
  • email
  • facebook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