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夏基督徒講道集 三

當下的恩典與我們的律法

口述:木浦冬陽 

記錄&改寫:Joanna

今天的教會看待律法的方式,其實是一種自我欺騙的方式。

 

首先要明確的一件事情是:今天的教會,和舊約的以色列的教會沒有任何區別。現在教會中存在的嚴重問題,至少有百分之五六十,都是以“新約和舊約的對立”的形式存在的。

 

現在看來,基本上這種伎倆——所謂的“強調恩典”,就是挑撥父神和耶穌之間的關係。如果天天在那裡強調恩典,最終的結局,很可能就是中東費拉教會那個樣子。

 

甚至,單獨強調舊約,只要是理解正確,都要比費拉教會好上一萬倍——比如說,伊斯蘭教。

 

現在那些基督徒最終的解釋經文的方式,就是“法利賽人無論如何都會死,因為他們守律法而不守恩典”。換句話說,費拉教會簡直是把法利賽人的錯誤歸結于他們遵守摩西律法。

 

但是,這中間轉扭的一點發生了嚴重的錯誤:律法不是一種單純的重複,而是在重複之中有上升。在每一次重複之中,人們都會有一次進步,會變得更加熱愛上帝。雖然這個進步在今天看來仍然很小,但我們不能否認,也許有一天,人類會越過一個關鍵的點,重新打開上帝為他們開創的新的家鄉的門。

 

於是,很多時候,你無法從理性上區分法利賽人的律法和摩西的律法有什麼區別;你也無法從進路上推斷,為什麼法利賽人錯了,而摩西就是對的。

 

但是你的良知很容易就能告訴你,雙方之間存在差別;亞伯拉罕的獻祭和迦南人的獻祭之間存在著差別,如果你明白兩者之間的含義的話,你能夠很容易地得出這一點。

 

然而,你很難去用“理性”去論證這些東西。

 

這個時候,我認為,正確的事情是——先去做,先去照著良知做,照著上帝的意志去做,自然而然,上帝在事後會給你解釋——而不要在事前就想向祂要解釋。

 

為什麼耶穌到來之後,他所推行的,成了一種革命性的東西?為什麼他能把之前的所有都廢除?正是因為這樣一點:這種廢除是沒有理由的,是無法用理性去討論的,是無法從原有的基礎上“推斷”出來的。

 

這正是提醒我們這樣一點:當一件事情的內涵已經被篡改了之後,你根本就沒有必要試著從舊的根基上去延續什麼,而是直接連根否定就可以了。

 

這相當於用汽車導航去開車,開到一半之後,你忘記了之前的目的地,就關掉了導航,隨便亂開了一段。這時,如果你想要重新走上前往那個目的地的路,就絕不能再按照你亂開之前的位置,拿著一個“既定的路線”出發。你要做的,應當是重新給自己一個定位;從自己的那個定位點上,再次出發。

 

假如你一直都相信上帝的話,你就會自然而然地明白,事情是怎麼會一步步發展的;假如你沒有忘掉目的地亂開車,你就知道自己是如何來到當前的這一步,以及要如何接著往下走的。

 

但如果中間有一段路是胡亂開的,你就應當從現在的基點出發,重新開始定位,重新規劃路線;所有從前的和其他的,都是不能寄託希望的。

 

這就是:假如以色列人沒有犯罪,沒有不信上帝,那麼最終他們會得出和耶穌類似的教義,肯定也會得出和耶穌類似的步驟。

 

但在這裡,我們往往可以從歷史中發現,在代代相傳中,人不去犯罪,是絕不可能的;正因如此,我們才確認了人的原罪。所以,這個假設是不成立的。最終形成的,無過於一點:在任何時候我們想要開始時,需要的,永遠都是全新的起點。

 

於是,耶穌到來之時,他並沒有說自己要“廢除律法”,反而是“成全律法”。雖說舊的律法已經舊了,它在上一個定位點起了作用,但由於中間的聯絡是斷的,所以它在之後的點上,在人們迫切地想要重新開始時,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這並不代表導航系統有問題;這也不代表地圖有問題。這純粹就是人們自己忘掉了目的地和前進的意義,不按照導航地圖來的原因;純粹就是人們亂開車的原因。

 

而耶穌來,他從他自己當下那個點,重新從上帝出發,並且告訴所有人,重新從上帝出發,才是一切有效性與合法性的來源。所以,他所做的看起來好像是一種斷裂的東西,看起來是與“舊約”的“舊”相對立的“新”;但他自己已經很明確地聲明:他和舊約不是斷裂的——和舊約中所描述的那個父神不是斷裂的。

 

他不是揭起了一張反抗父神、用恩典反抗律法的大旗,而是將律法放到它原本就應有的位置之下,將律法賦予了它原本的意義,將律法做了“成全”。

 

律法是什麼?律法是倫理、道德、法律、潔淨觀(是否乾淨)、兩性關係以及諸如此類的一切對人的思想和行動產生限制和導向的規則的總合。

 

換句話說,它是從你現在所在的位置,要前往你想要去的那個天國的路線圖。

 

從別人那裡二傳手的律法,之所以不是真正律法的原因,就在於此。它是別人所在的位置前往天國的路線,而不是你所在的位置前往天國的路線;它在別人那裡曾經是有效的律法,在你這裡則是一些用來當做藉口的胡亂組合成的符號。

 

恩典是什麼?恩典是生成律法之物,你可以將它認為是導航系統本身。尋求前往目的之後,我們總會想要從導航系統中獲得路線;而我們對上帝之公義的愛,對天主的意志的踐行希望,便是這種驅使我們得到這導航的原因。而這導航系統,則是我們這種對未識之上帝的愛的自然結果。

 

“祈求,就會給你們;

尋找,就會尋見;

叩門,就會給你們開門。”

——《馬太福音》7:7

 

 

律法之間,是否有著相通之處?它們肯定有相通之處。但是,你不需要把一切都明白,再去按導航系統做。你如果跟著導航系統走的時間已久,經常研究地圖的話,自然而然地會發現,你們所有追求恩典的人,所有希望良善與好的人,原來從來都在一張地圖上。

 

律法,對於我們而言是什麼?我們現在需要律法嗎?

 

我們現在當然需要律法,就像我們需要路線一樣。導航系統只有生成路線,才能說明導航系統是導航系統。

 

但是,過去生成的路線,不是我們的偶像。

 

很多時候,神學之所以沒有意義的原因,是因為它和我們無關。它只有與我們有關的時候,才真正有意義。

 

也即是,導航系統給你自己規劃的路線才有意義;你在原先喪失了信仰而四處亂撞之前所處的位置、以及那時所規劃的路徑,和你現在,已經完全沒有關係。

 

它給別人規劃的路徑,也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你只需要知道的是,你當下如何走。

 

別人的東西、過去的東西,你當然也可以了解;這是為了你去確認,這導航系統——我們所謂的“恩典”,的的確確是有用的。

 

但是,如果你不確認自己的,那麼你了解再多,也都沒有意義。

​本文已經開放諸夏教會論壇評論區,點擊進入討論
  • email
  • facebook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