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夏基督徒講道集 四

諸夏的五月花號

口述:木浦冬陽 

記錄&改寫:Joanna

 

 

摩門教經典《摩爾門經》中,尼腓在全家逃離耶路撒冷數年後來到了大地的盡頭。上帝在某一天的清晨引領他登上高山,順著日光的方向望向被大海映照成微微泛灰的蔚藍色雲彩。他在那一刻,明白了他必須要去造一艘船,駛向祂為他們所應許的新的家鄉。

五月花號是什麼?五月花號永遠是歷史開始的地方。信仰之人滿溢的情感在遠航之時被傾注進這殺死他們的大海,將自己全部的所有毫無保留地,在這上帝指引下的冰冷現實中付之一炬;亞伯拉罕將刀刺向以撒時的決絕,與五月花號消失在海平線的盡頭時的平靜,從來就是人所能夠領受的最高貴的東西 — — 拯救這個不斷傾頹的世界的力量。

東方與西方的區別,在於沒有登上那艘船的人,與登上那艘船的人們的區別。東方主義,便是信仰者的後代對墮落者的後代的絕對凌駕下,產生出的一個自相矛盾的笑話。東方的意象,是世界的主軸,是人對上帝的忘記與對這世界自私的眷戀中,所發生的無限的墮落;西方的意象,是上帝的主軸,是一次次地登上那艘船的人,被上帝所恩賜的光芒籠罩下的榮耀。

可是,這榮耀和“東方”與“西方”都無關。這榮耀只與上帝有關。祂能將東亞變成中國,將猶大變為東方,將歐洲變為亞洲,將美洲變為新的西方。認為依靠遺產理所應當的人,就漸漸滑向這個世界的本質 — — 黑暗的零;盡忠地跟隨上帝的人,就登上五月花號,儘管他知道,他的後代也許同樣會忘記自己所信仰的神,可他從來就不擔心,因為他明白,在他們其中也會有那在清晨登上高山、望向大海的虔誠者。

 

 

 

諸夏愛好者們現在已經慣於對“歧視鏈”品頭論足:某某人處在歧視鏈的下端,無論如何都比不過某些閃閃發光的東西:沒有大英帝國,那麼萬古如長夜;沒有美利堅紅脖子,那麼萬古如長夜。好像在這種品頭論足中,他們的地位足以因為這“更高階的知識”而被上帝承認一樣,足以使他們在上帝的審判名單中獲得豁免一樣。

 

可是,那諸多閃閃發光的東西,只是歷史在上帝所安排的現象滯後中,再次要不過的結論。事實只有:沒有五月花號,那麼萬古如長夜。

當下,我們還有必要去計算自己和其他人的“階級地位”,對此進行評論和比較嗎?我們還有必要去估量自己“會得到的東西”,從而判斷我們是否去行動嗎?我們還有必要去對未來我們能得到的東西進行各種幻想,來發洩對當下的不滿嗎?例如,自由民主的國度,或者腰纏萬貫的軍閥?贏了抄匪軍家產,輸了當美國寓公?

不;完全不。

現在根本就沒有必要考慮,某人當下的階級地位是什麼。如果要是真的打算登上五月花號的話,那就從來都沒有必要考慮其他事情。

五月花號上的不能是其他人,只能是上帝的選民;他們是不是選民,只有他們自己有能力知道 — — 而即使他們自己,也沒能力保證。他們的後代,則是上帝的帝國的建造者。

這世界的核心現象就是:少量的人在短暫的時間內獲得大量的資源,剩下的人都是在吃之前的遺產。

現在,我們恰好就處在這個位置上:我們沒有必要考慮,現在我們自己處在什麼樣的位置。既然讓我們聚集起來,那麼,祂一定會讓我們得到一個我們從來就不敢想象的提升。

這是人類社會真實的處境:我們不是吃遺產的東西;我們無論身在何處,都拒絕做吃遺產的人。有遺產的人沒有權利吃遺產,沒有遺產的人同樣沒有權利吃遺產。這世界上所有的罪中最惡毒的一項,便是在上帝面前捂上自己的臉。

我們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能把自己放到“我吃何等的遺產”這個層面上考慮問題;而要考慮的是,我們如何生成遺產。這樣,我們必須考慮的問題就是:我們任何人的團隊內,只能有只願意生成遺產的人,不能有抱有僥倖而吃遺產的人。

至於說考慮後面那些問題,或者說,我們現在要抓取到什麼具體的東西 — — 則根本沒有必要考慮這些。你沒有任何理由應當考慮這些;或者說,你只要考慮這些,就一定會遭受上帝不可想象的烈怒。如果以色列人考慮這些的話,他們就會覺得:我們至少在埃及還有肉鍋吃,而到了這曠野上,我們什麼也沒有,渴望的自由,不還是換不來溫飽?於是,整整一代人,在曠野中流浪了四十年。

我們現在唯一應當考慮的,是跟隨上帝。是不惜一切代價地跟隨上帝。是將所有的過去付之一炬,同時不留任何名詞以給自己心存僥倖的機會。如果你還有一點點你認為的遺產,忽略它們。你可以利用它們,但必須在心理上燒掉它們。因為,當你在登上五月花號的舷梯時,那身後的懷疑,會使你在大海上被巨浪吞沒,在殺死人的上帝手中,從這個世界被徹底地清除出去。

 

 

 

我們現在,完全不應當去想這些事情。

我們現在,必須把目光放在上帝的身上,放在我們從來就無法把握也不能把握的未來身上。一切人對這未來能夠把握的聲稱,均是最可恥的騙局。我們的處境已經在懸崖邊;五月花號是我們唯一的選擇。如果我們硬要畫出一張餅來證明自己不是在懸崖邊,上帝會使你死到臨頭也無法明白。

如果,你非得把目光放在已經有的事物身上,那麼,你的確會無路可走 — — 沒有一條路適合你走。最終落到的下場,就是在一次次地自我欺騙中,永遠不敢在上帝面前睜開眼睛。

就像香港民主小清新說,他們能夠爭取到美國議員的支持,能夠爭取到全世界的目光,一定能夠藉由西方國家的力量在香港實現民主,這已經很不錯了,至少比“大陸”要強得多了,因此他們還可以對“大陸人”在一聲聲地叫同胞的時候還顯擺自己的優越地位。就像滬民黨的黨員說,他們至少掌握了雞國的頂級資源,已經很不錯了,逼格足夠碾壓所有諸夏愛國者,所以晉升諸亞而不齒於做諸夏了。

諸夏在這裡似乎成了一個恥辱柱,所有諸夏的愛好者對它的攀附,都是為了有朝一日擺脫它,找到一根大腿,然後狠狠地嘲笑從前一起裝逼的同伴。因為,對他們而言,好像有著現成的飯碗不去吃而去承擔責任,總像是一件傻事。

各種試圖抱到大腿而擺脫這個責任的人,都會成為下一輪支那人,從上一輪投機走到下一輪投機。任何民族中,都有可以投機的地方,他們好像都可以接著去投機。

問題是,上帝總是在消滅吃白食的人;祂絕對不允許吃白食的人活在世界上,無論是美國人還是中國人。只不過,到了中國這個地方,中國人的遺產已經被他們的祖先吃完了,他們再要繼續吃遺產,就只能肉償了。

這就是整個世界的格局。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你要不要走上少數派的道路?你要不要踏上五月花號?

作為中國人,作為支那人,我們反而更有理由踏上這五月花號。但,這個“理由”,不應當在我們的考慮範圍內。作為我們,我們踏上五月花號的唯一理由就是我們要向上帝盡忠。

無論是有遺產的人,還是沒有遺產的人,他們都有向上帝盡忠的義務。人只有在這一點上,才是完全平等的;這也是所有人道德平等的唯一依據。

作為中國人,我們更有理由踏上五月花的理由是,我們的遺產已經被我們的祖先吃盡了。而美國人的遺產,則還沒有被他們的祖先吃盡。他們如果接著吃遺產,只是朝著中國的方向滑下去,並在數代人之後走向毀滅;而你的遺產,已經被你的祖先吃完了;如果你還打算接著吃遺產的話,上帝一定會毫不留情地毀滅你。

這個世界是圍繞著選民轉的;這個世界是圍繞著熱愛上帝的人轉的。只要熱愛祂,就絕對不會有壞的下場;就像上帝會讓五月花清教徒的後代統治世界一樣。

所以說,熱愛上帝是世界上最正確、絕對不會錯的道路。香港人若是把事情做砸了,他們的後代是連寓公都做不了的,會像華人一樣,一起被排華。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任何可以投機取巧的事情。你如果吃子孫飯的話,情況會比你所想象的糟糕十倍百倍不止;香港人如果打算投機取巧的話,他們的後代,會落到一個連當前的支那人都不如的下場。

這世界,是圍繞著天主的意志運行的。所有不符合祂的意志、不為祂工作的人,都會自然而然地被清理出去。投機的意思,就是說不為上帝工作;不為上帝工作的結果,就是上帝一定會把你消滅。

現在必須警告各位的,也是現在我們已經看明白的:世界歷史德性匹配下場的現象,僅僅是上帝在每個人死後的審判日,實施德性匹配下場的一個預表。

就像,美國人做錯了事情,他們會讓他們的後代付出代價。但是,在審判日的時候付出代價的,不會是他們的後代 — — 而是他們本人。就像聖經上所說的:凡不願意讓耶穌做他們的王的人,都會被滅在地獄裡;凡上帝不喜歡的、不願意為上帝工作的,都要被刑罰到永遠;凡熱愛祂的,必要活到永遠。

每個人活在世界上,都有存在的理由。這理由,就是上帝讓他存在的理由。而大部分的人活著,都沒有意識到上帝讓他在這世界上存在的理由,而只每天想著,這個世界允許他存在的條件是什麼。

因此,他擁有的只是,上帝依照他的祖先,讓他暫時活著的理由。

所有人在踏上五月花號時,才真正地活著;在那一刻後,所有人與他們的子孫,便都被判了死緩。而這死緩的行刑時刻,便是中國;在這行刑時刻踏上五月花號的選擇,便是諸夏。

我們所要做的,就是這樣一件事:我們要給一個上帝允許我們活著的理由。我們要無條件地熱愛祂,就這麼簡單。

諸夏沒有看得見的理由;諸夏沒有看得見的法統。諸夏是看不見的原因,是歷史終極的法統。諸夏是逃避審判之人最後一個選擇不去逃避的機會,諸夏是罪行累累之人最後一個回頭甘願承受審判的機會,諸夏是在上帝面前蓋住面容太久的人,最後一個睜開眼睛的機會;諸夏是懺悔的幸福,是認罪的自由。

諸夏的成員與中國人的全部區別,並不在任何可以看得見抓得住可以解釋的東西之上。他們之間的區別,不在任何種族與法統、地域與血緣之上;他們在橫向的外表比較下,沒有任何區別;他們的區別只在於,諸夏的成員篤信命運的恩賜,篤信真理就是真理,篤信在縱向的時間線上,自我的懺悔與承認會被報以應許。

因此,諸夏是石頭裡的亞伯拉罕的子孫。

上帝意義上的世界盡頭,無數受審判之人的後代作為生物學與社會學的垃圾桶底的殘渣而即將面臨最終的消滅的地方,有一群人仍舊決定為上帝的公義而生活,而不為自己保留任何幻覺般的安全感。在最後的最後,所有人的虔誠所應得的,將會在世界歷史的圖景上被給予正當的回報,上帝,也將給這些不該出生的人以相信的機會,給這群沒有家鄉的人以一個新的家鄉。

我們在地上沒有永遠的城,

我們尋求的是那將來的城。

​本文已經開放諸夏教會論壇評論區,點擊進入討論
  • email
  • facebook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telegram